他还毁掉了你的头发

张艺兴 鬼白姐弟

【为什么怂

因为他有了软肋】


【我知道我在你心中没有位置,那让我悬浮在你心里好不好】

我一把就抱住她说是个无价之宝(二)


白白✘鬼鬼
哨兵✘向导
私设严重  文笔渣 
第一次写这种题材 以前都属于悲情现实 所以写的可能不尽人意 希望大家可以原谅
爱宝贝们❤❤❤

——————————————————

三年的时光可以改变许多东西,也许鬼鬼会变得文静,有了新的好朋友,也许会忘记自己。



可三年似乎没有改变什么。比如鬼鬼仍旧的活泼,自己仍是她口中的‘白白’



白敬亭无数次的期待过自己第一次出训练营的样子,心性寡淡的孩子从来不会奢求太多,但总是要抱有念想,所以在鬼鬼出现在在自己面前时,宛如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喧闹但充满温馨和美好,和自己记忆中相差无几的女孩伸开手臂朝自己跑过来,即使带着护目镜也掩盖不了自己眼神中的笑意,紧紧回抱着心心念念的女孩,白敬亭便在想,如果自己是鬼鬼的哨兵,那么即使放弃任务,他也要护自己的小向导此生安稳。







所以当自己希望守护无忧的小向导提出带他去公会分配的所谓的家的时候,白敬亭丝毫没有犹豫便答应了,即使离开白噪音房间的哨兵会被诸多声音扰乱。






鬼鬼的房间装设多为暖色调,倒没有本人少女感那么强。

“白白,你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呀”女孩哒哒哒的跑进书房搬出来两个盒子,里面都是一些散装的糖果“每一次我想你,就放里面一个,看看这么多~”白敬亭愣了一下,然后郑重的接过

“鹅。。。鹅。。鹅,你干嘛这么严肃啊!”被打断气氛的白敬亭也不恼,伸手准备揉揉女孩的头时,忽然想到了什么,硬生生的转了一个方向,只是拍了拍鬼鬼的肩膀。




“我要出任务了”白敬亭几乎是在离开训练营的下一秒接到任务的,这是他第一次出任务,队伍是由他们这群刚训练好的哨兵组成,由公共向导辅助,领队给他匹配了一个专门的向导,是s级的,白敬亭明白领队的意思,不就是为了让他和别的向导增进感情嘛。看信息说向导还是个女孩子,叫那个。。。那个。。。他也没记住。



“白白你要出任务啊,这是你第一次出去诶,你不要一个劲儿的往前冲,跟着别人,出事情要保护好自己,第一次任务应该不会太难,这估计是个考核,不过也不一定,当时我就是真真正正的出任务,对了,你有向导吗,应该是前辈吧,那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也要保护好向导。。。”

“哎呀,好了好了,你乖乖在家等我就行了。”





第一次任务的地点是在M城。情报上说城市商贸区发现地下大型人体实验室,被警。方发现后,逃犯将直径三厘米长度为一米的细长毒管就在地下室中心,管内的液体遇到空气会直接爆炸,而哨兵的任务便是确保毒液无误的运回基地。

白敬亭对于这次任务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训练三年的时间就是为了政府卖命。生为哨兵,便没有自由和选择。任务总共有十二个人六个新哨兵五个前辈向导和一个专门为小白的s级新向导。三个小时的路程,足够领队将他们的详细作战方案讲解一遍。异常沉默的白敬亭在领队久久的凝视下顿了一下
“你们不觉得,太简单了吗?”
话一出便引来众人的认同,虽然只有六个新哨兵,可毕竟都是s级,更何况都匹配有专门的向导。
如果只是为了在地下室找到一个东西,未免太过于大材小用。
进入地下室的时候,小白便明白了塔的用意,怎么可能只是让他们来找东西呢,能在商贸街下面建设大型的实验室还不被发现的人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让他们找到那个东西。






为了安全起见,由警方负责疏散人群,哨兵和向导乘坐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库,然后
通过机器搜寻到地下的细微磁场变化,在地下室的东北角的墙上挖开找到一个仅容一人俯身爬过,由白敬亭起头,一哨一向的排列方式,最后一组为向在前哨在后的队列。



爬行大概十分钟的路程,便能感觉到隧道不断地变宽,被动的在隧道里朝着固定方向走动,白敬亭越来越不安,他不喜欢这种被人压在下风的感觉,太过于被动对自己太过于不利。手表一圈圈的旋转,体力也在不断地消耗,但时间却诚实的告诉他们,在隧道里不过走了几分钟而已。

地下的空气本来就不如地上氧气充足,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迟早会死于缺氧。原本还算热闹的队伍愈来愈安静,气氛也慢慢变得凝重。当他们走到隧道尽头发现地下室入口的时候,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
犯罪者好像猜到他们要来六组十二人一样,三个门,天堂、人间和地狱,白敬亭不伤大雅的说了句犯罪人还信仰这个。
引起一阵对犯罪人的吐槽,但任务还是要完成,六组分成三大组,分别进入三个门。白敬亭和队友进入地狱之门。





进入以后的景象和外面完全不同,完全置身在黑暗里,向导摸摸索索的抱住白敬亭的胳膊“谁”“那个。。。是我。。。我害怕”黑暗里默默抽出自己的胳膊拍了拍身边的向导“你怕着吧,我去找路”径直朝前走开,接下来的路程里出现各种各样的尸体和黏糊糊的东西在地上,还伴随着同行的向导各种绵羊音的颤抖式尖叫。“你是真的害怕吗?你不是s级向导吗?”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么害怕的白敬亭很是无语,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恐惧,对同样接受训练的向导也应不会太大反应,但这个向导实在是太吵了吧,如果是鬼鬼的话,肯定。。。‘打住,别想鬼鬼,好好做任务!!!’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总是莫名其妙的飘到鬼鬼身上,白敬亭就头大,他把鬼鬼当做好朋友,但又不想只做好朋友。。。


强行把自己拉回到任务中,白敬亭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血腥味愈来愈浓,也就是说,他们马上就要到实验室中心了。



——————————————————

感谢魄魄宝贝们的喜爱
❤❤❤
愿您们都有爱人相伴

我一把就抱住她说是个无价之宝(一)

白白✘鬼鬼
哨兵✘向导
私设严重 哨向可以百度理解一下
我也不清楚自己要写什么  这是一篇热热身   无水平    一定要原谅啊!!!(重发了一遍)

     鬼鬼和白敬亭第一次见面是在塔的办公室里面,迷迷糊糊的鬼鬼被带进去的时候屋子里一片狼藉,来的路上塔里面的公共向导已经告诉过她,今天公会带回来了一个精锐的哨兵但精神域极窄,情绪不稳定的哨兵在办公室里不受控制,只能请向导来安抚一下他的情绪。




      懵懵懂懂的鬼鬼试图在房间内充斥的哨兵的精神域挤进自己的领域,继而展画般的将自己的思想覆盖在他的精神上面。慢慢稳定下来的哨兵因体力过度消耗倒下的最后一眼便是一头少女粉的女生满眼惊恐的望着他。




       白敬亭苏醒已是两天之后,塔里派人来和他商量向导结合的问题,s级的哨兵当然要和最厉害的向导结合,几张薄薄的纸质材料都是塔内挑出来最顶尖的向导。白敬亭大概的瞥了一眼,便将资源扔在桌子上转身继续训练,倒显得传话员有些尴尬。

“上次把我叫醒的那个向导呢”

“她体质特殊,技能不过关,会拖累哨兵,所以留在塔里做公共向导”

“不行”话还没说便被拒绝的传话员深深地看了白敬亭一眼,良久“如果想和她成为搭档,在完成任务的同时还要照顾她,会拖累你的进程,甚至影响你的注意力,你自己考虑清楚”

这场谈话不欢而散,白敬亭没来由的心烦,看了眼墙上面的钟,还没来得及考虑问题便跑了出去。找到“少女粉”并不困难,刚在公共向导的教室门口站定,便看到一头粉毛的女孩在一群人中间咋咋呼呼,看来害怕自己的人挺活泼的。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温柔的向导老师亲切的看着自己教室门前年轻的小哨兵,顺着目光望去便是在人群中嘻嘻哈哈的鬼鬼。

“鬼鬼,出来一下,有人找你”

白敬亭一边惊讶于这位向导竟然知道自己的心思一边又紧张和女孩的见面,天知道一脸平静的白敬亭内心是多么的汹涌澎湃‘原来叫鬼鬼,好可爱啊,我应该说什么!你好?太尴尬了吧!谢谢?太冲撞了吧!过来了!我还没准备好啊’

少年的思绪被女孩轻易的打断,这是他们的初识,后来白敬亭告诉陪伴自己的向导‘那天下午,阳光正好,女孩一蹦一跳的向他跑过来的时候,如同逆光中的小精灵沐浴着阳光然后翩翩起舞,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跃入自己的心房中’

“你好”女孩甜甜腻腻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响,一瞬间的白敬亭下定决心,这样的人,成为好朋友也不错。

“你。。。你好,我是。。。我是来说谢谢的”原本打过腹稿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耳朵红红的少年低着头飞快的将手里的糖果塞到女孩手里,在女孩满脸疑问的注视下憋出了一句
“我听领队说你喜欢糖果,作为谢礼的”
这是他们第一次谈话,白敬亭知道了她的名字“吴映洁”

   孩子之间的友情要来的快速,白敬亭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聒噪的小女孩,自己却已经成为了每天都挂在女孩口头上的‘白白’


   哨兵和向导在没有结合或者确定关系之间并不可以经常见面,在白敬亭进入塔正式训练之前见面的次数也不过几次而已。按照惯例,白敬亭要进入训练营训练三年,三年期间不准离开塔半步。



接下来的日子对白敬亭来说确实是枯燥无味,日日反复的体能训练一天天加重着对塔外好朋友的思念,一向不爱吃甜食的他在训练的时间内迷上了糖果,剥开糖纸含在嘴里,糖果的甜香就如女孩黏糊糊的叫着自己‘白白’一样甜腻到心里



   塔外的鬼鬼便没有白敬亭那样的小心思,大大咧咧的她很快便在向导中成为团宠,有些退役的老哨兵也会偷偷指导一下鬼鬼的体能训练。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会短,但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和习惯。

——————————————————

谢谢魄魄抽出时间的观看阅读
如果喜欢的话
以后会比第一次长吧
❤❤❤
愿您万事无忧

总结
乐乎的大宝贝们,都不要伤心了,以为自己不能接受,突然翻到以前写的东西,觉得似乎很早前,没有任何糖的时候,自己一点一点的期待是那么纯真,慢慢的自己改变了,糖吃多了,就满足不了自己了,到头想想不过是自己痴想罢了,我知道现在发这些不太合适,但迟早的事,以前的文章会删,算是给自己最美好的时光留个纪念。但是当然不会让大家看着难受

我喜欢张艺兴四年,从第一次喜欢卤蛋1551天,从第一次同台到现在254天,从第一次同框相视157天。我用尽了所有去喜欢,所以我走也会走的潇潇洒洒。

在此,祝福鹿晗事业,爱情双丰收,更上一层楼。
也希望艺兴不会再受伤害。

更祝大宝贝们,幸福安康。
(脱粉随意,仍愿祝您们幸福)